会员登录

drupa2016的跨界印后处理新技术

发表时间:2015-12-9  来源:会员提供  浏览次数:145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有关商业印刷、包装、图文设计及其他行业的印后装订和整饰技术将作为drupa2016展会的一个焦点。就像他们所说的,印后加工永无止境——对于许多公司来说,他们在印后部门仍有空间可以在提高效率、改善质量的同时,压缩成本。

这个市场的所有领域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更小的印刷订单、更快的市场变化、更多的产品版本以及可变内容——虽然每个供应商在每一环节遇到的挑战会不尽相同,但困难无一例外都不超出这三个方面,因此这也就驱使着生产商向数码印刷工作流程进行转变以谋求优势。在业界焦点关注于数码印刷带来便利的同时,传统印刷——其中胶印和柔印最为明显——也谋求让其工作流程有着更短的转版时间、更少的浪费,并且在生产过程中存在更少的转换节点。

惠普Indigo工作流程解决方案经理阿洛·葛森指出:“印后工序的设置和操作,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人力,导致对熟练的操作人员有着高度的依赖,并且在昂贵的工作流程中容易出现错误和浪费。”而印刷和包装设备商所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扫清这些制约印后生产效率的障碍。

灰姑娘的蜕变——跨界印后处理(上)

目前,印前和印刷工序都受益于生产速度的提高,但对于许多公司来说,印后工序依然是瓶颈,也许就是从传统印刷到数字化印刷转换的最后一环。欧洲和非洲商业联盟总经理Yoshihiro Oe在地平线杂志中评论说:“许多客户仍然将主要目光放在对印前和印刷领域的投资上,而忽略印后。这是我们所需要面临的现状。”

但是我们相信这一现状正在被迅速改变,我们将在drupa2016展会上看到印后工序与其他工序一样得到了效率上的提升,并且坚信终端用户会对此产生极大的兴趣。

“一直以来,印后都被视为业界的灰姑娘,也理所当然的被低估和忽视。但是随着单次活件数量的下降以及转版时间承受了越来越多的压力,印刷商开始考虑在印后阶段使用更自动化和集成化的印后技术来释放生产瓶颈,同时也产生了新的机遇。我对于数码技术占据整个drupa2016展会的头条并不意外,但是也许参观的印刷商会在开展后径直奔向印后展区,因为那里会看到数码技术突破所带来的潜力。”英国杂志PreintWeek主编达里尔·丹尼利表示。

以最终决定开始

当开始进行一个产品的工艺设计时首先应该确定所采用的表面整饰工艺。虽然拼版对于印刷来说是最高效的方式,但是同样的拼版方式在印后加工中可能无法事半功倍,实际上许多印后设备需要特殊的拼版方式;因此在实际制作工艺路线时需要很好地平衡这两个环节间的差异,最大化的减少浪费。

最终自动化仍是关键。对于许多公司来说,从印前到印刷的工作流程已经高度自动化,但是在装订环节仍然有所欠缺。手动设备的设置耗时较长,而且很容易导致问题,从而高度依赖于技术熟练的工人,事实上往往造成很大的浪费。而推行自动化可以让活件信息、条码、标识在设备中自动设置,从而减少错误的发生,一系列的设置环节被显著减少,而这样一来设备也可以让技术相对不算熟练的工人进行操作。

“如果你不想成为一个单纯的印刷加工商,考虑投资小批量、高附加值领域的印后解决方案或许是将你带出泥潭的一个好方法。”施乐印后业务经理杰里·斯特尼克如此表示。

施乐自1990年突破性的推出其DocuTech生产型印刷机后,一直在印后自动化领域占据领导地位,而其最新研发的数码印后机构(DFA)特别集成了两套模式,可以同时适用于联机和离线工作流程。据斯特尼克表示,施乐在过去的30年中一直致力于整合多个印后合作商为其产品线提供多样性。“我们看到大概三分之一的数码样张使用了联机印后处理,而大概三分之二的数码样张仍采取离线加工。” 斯特尼克补充道:“这就是为何我们在drupa2012展会上推出了双模式的飞达,并且无需在软件中设置就能直接在离线或在线应用中使用同样的DFA接口。”施乐公司正在扩大其印后合作伙伴,并将自动化策略从他们传统的单张设备中应用到生产型喷墨和包装印刷机上。

另一个印后工作流程自动化的极佳事例就发生在美国佐治亚州的本森集成业务处理中心,惠普提供的印后系统平均每天需要处理两百多个活件。该中心的信息技术总监彼得·谢顿表示:“单一活件的裁切节约三到四分钟会为整天的工作时间节约出两个小时。我们现在一个班次仅需要一名操作人员(自从应用了来自惠普的印后处理解决方案),而在此之前我们的裁切工序需要两名工作人员,两班倒且经常加班。”